他是股神巴菲特力挺的“神级CEO”,却也是美国近代争议最大的CEO
2019-09-10 11:49:29
  • 0
  • 2
  • 0

一个人,为何被专业财经杂志《霸荣》(Barron's)、《富比世》等媒体唱衰,却也是股神巴菲特及国际管理顾问大师力挺的“神级CEO”?

一个人,如何在一间百年企业服务超过三十年,但同时,也深具冒险的灵魂,把百年老店变成新创公司,从近二十年前就布局大数据、智慧制造?

他是伊梅尔特(Jeff Immelt),全球工业龙头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GE)前任董事长暨首席执行官。

他是股神巴菲特力挺的“神级CEO”,却也是美国近代争议最大的CEO

或许你不认识伊梅尔特,但今年63岁的他,是全球最杰出的CEO之一,一位在巨人之后接舵,却能走出自己的路,把百年企业驶成《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 Week)口中「一百二十四岁的初创公司」的杰出商业奇才。

他掌舵通用电气这间曾是全美国第8大、全世界第27大的企业长达16年。2017年退休后,连北美龙头打车平台优步(UBER)也曾想找伊梅尔特担任首席执行官,挽救该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官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被迫离职后的窘境。

他挽救了定义了“美国时代”的GE

为什么这个中年人,让向来公认有年龄歧视的硅谷公司都抢着要?要知道他的能耐,得先认识通用电气这间公司。

他是股神巴菲特力挺的“神级CEO”,却也是美国近代争议最大的CEO

通用电气,是美国带有传奇色彩的一个工业神话。它在上个世纪末成立,至今已有127年历史,是一般《财富》(Fortune)全球五百大公司平均寿命的两倍以上,并曾位列美国最重要的工业指数──道琼斯工业指数长达111年,是该指数至今最长寿的成分股。

而且这间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是有「发明大王」之称的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现今的通用电气,便是在1892年由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和汤姆森豪斯顿电力公司合并而成。

通用电气的传奇不只在于历史,更在于其业务之广阔。这间公司从烤面包机做到飞机引擎,从再生能源做到金融资产放贷,全盛时期,该公司有约十八个事业群。它曾经连续四年蝉联《财富》杂志最受尊崇企业第一名,连美国百货龙头沃尔玛和软件龙头微软都只居二、三。

《华尔街日报》形容,通用电气定义了「美国时代」;在美国最权威的商管杂志期刊《哈佛商业评论》上,你可以找到超过三千篇跟通用电气有关的个案研究,这间公司的厚度与层次可见一斑。

但,身为这间传奇企业的掌舵者长达16年的伊梅尔特,其评价两极的程度,却也是商业界少见。

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赞扬伊梅尔特是个极佳的管理者,「他具备这职位所需的所有条件,他是极棒的商人,也是个有一流品格的人。」这位被誉为「奥马哈的神喻」 (The Oracle of Omaha)的老爷子更以行动力挺,在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危机入市,投资通用电气30亿美元。

曾入围《时代》(TIME)杂志百大人物的国际企业顾问大师夏蓝(Ram Charan)将伊梅尔特誉为「马拉松首席执行官」,称许他领导公司不求短期表现,着眼长期计划,拥有打持久战的能耐。

但也是同样一位伊梅尔特,却曾被美国专业财经周刊《霸荣》(Barron's)、《富比世》等媒体批评他早该辞职下台。2012年,《富比世》杂志专栏作家亚当哈顿(Adam Hartung)将伊梅尔特选为美国5位「早就该下台的首席执行官」。

掌舵16年,遭逢金融海啸和911

伊梅尔特如此两极的评价,其实跟他当年从谁手上接棒,而又是在什么样的时间点接棒有关。

在伊梅尔特之前,掌舵通用电气这艘巨舰的船长,是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经理人的杰克威尔许(Jack Welch)。

威尔许毕生推广的「6个标准差」管理法,成为全球许多企业仿效采用的经营管理圣经。通用电气在他的领导下,从一艘稳定的大船,进化成迅速扩张、不断加速的航空母舰,成为上个世纪的企业典范。

但,也是在威尔许的手上,埋下了日后通用电气面临诸多挑战的祸因。

他任内花了超过五百亿美元,并购约六百家公司,范围甚至跨足媒体,而包括通用电气的金融事业也是在他手上创立。多角化的扩张与并购,让通用电气的营收增长了5倍、市值暴增28倍。

到伊梅尔特接棒时,原本是一间工业公司的通用电气,竟然有7成营收来自媒体与金融等非本业的业务。

债券天王葛罗斯(Bill Gross)便曾批评,威尔许时代创下通用电气每年近15%获利成长,其实是透过财务杠杆美化后的结果。

2017年伊梅尔特退休离开通用电气之际,《财富》也评论,通用电气公司的问题其实不在伊梅尔特,而是企业本质,这间公司的业务太多、太杂,失去核心。

威尔许利用并购快速扩张、利用财务杠杆让公司越长越大的手法,在金融环境稳定成长时,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当金融海啸来袭,就是通用电气与继任的伊梅尔特倒霉的时刻。

如果说,伊梅尔特是近二十年来运气最差的首席执行官也不为过。

2001年9月,他从威尔许手上接下首席执行官位置的第4天,美国就遭遇了数十年来最惨痛的恐怖攻击──911事件,短短几天后,通用电气的季报显示,该公司持续十多年的双位数成长告终。

但,即使在一个巨人之后接棒,更碰上数十年一遇的金融海啸与欧债危机等全球系统性风暴,命运多舛的伊梅尔特,却仍努力在巨人的身影之下,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马拉松CEO,每周工作100小时

他是一个工作狂,每周工作一百个小时,比「996」的程序员们还血汗。

努力之外,他更是一位能望远的船长,为通用电气做了许多富远见的规划。在伊梅尔特担任董事长任内,通用电气的市值最高曾接近2900亿美元,即使放到今天的中国来比,也只逊于阿里巴巴和腾讯。

例如,当近几年,全球大谈大数据、工业互联网等概念时,伊梅尔特早在2001年上任后,就开始让通用电气进化成「数字工业公司」(digital industrial company);他设立「通用电气数字」(GE Digital),和微软合作建构一套专门搜集并分析大数据的产业平台「PREDIX」,创造出能预知故障的零件。

另一个例子,是他大力推动通用电气的国际布局。

伊梅尔特上任前,通用电气和多数国际企业一样,服膺「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逻辑,也就是将母国的产品规格略微修改,就卖到世界各地。但因为产品并非真的为各市场量身订做,这种模式无法接触到新兴市场广大的中低阶客群。

为了布局新兴市场,伊梅尔特上任后,开始授权通用电气在各个新兴市场的分公司,有更多自主研发产品、销售的主导权,除了纽约州研发总部,2003年在上海、2004年在印度等地,通用电气相继成立研发中心。伊梅尔特甚至每年拜访中国和印度两次,而且每次到中国,就亲自待在上海的研发中心一整天。可以说,为了了解中国市场,他付出许多心血。

到伊梅尔特卸任前一年,通用电气的非美国营收达670亿美元,占总营收59%,但在2010年,这个数字只有460亿美元、占总营收54%。

他,每十年就自我毁灭一次

他说:「企业想永续经营,唯一方法,是大约每十年就给自我毁灭一次。」

「带远见的求变」,让他不再只是「威尔许的接棒者」,进而创造出自己的历史定位。

他在任内,将通用电气这艘已经迷失在金融、媒体等业务的巨舰,勇敢地转舵,驶回工业的航道上。

他担任通用电气董事长暨首席执行官的16年之间,快刀斩乱麻的处理掉通用电气多数非工业事业,以及成长趋缓的工业事业。他让通用电气从18个事业群,瘦身到只剩航天、再生能源与医疗保健等与科技制造相关的本业。例如国内的家电巨头海尔集团,当年便接手了通用电气的家电事业。

他是股神巴菲特力挺的“神级CEO”,却也是美国近代争议最大的CEO其中最经典之作,是2016年伊梅尔特大手一挥,把金融资产规模一度高达五千亿美元、排名全美国第七大金融机构的通用电气资本(GE Capital)多数业务从公司中拆售,即使这个部门曾经贡献通用电气获利高达四成。

因为他相信专注。

他曾自述:「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前,我就认为通用电气不可能同时擅长媒体、宠物保险及制造喷射引擎。通用电气起家的年代,许多通用电气员工都相信,好的经理人能管理任何事情。我并不相信这一点。我认为,公司和企业领导人,只擅长特定事物。」

搬迁总部,他让GE变初创公司

但精简的同时,他也为通用电气找新路,2016年将总部从纽约搬到美国新的科技、生技医疗重镇波士顿,以吸纳更多人才,挥别过去。

种种作为,让《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 Week)形容:「通用电气正成为一百二十四岁的初创公司」。

不过,「走出巨人阴影」彷彿也成为伊梅尔特挥之不去的诅咒。例如,有人批评他不再厉行威尔许奉为圭臬的数字管理,让通用电器没能像过往持盈保泰。

同时他看长线的风格,也被资本市场认为伊梅尔特的许多作为难以在短期内评估成效,为投资人带来回报。

虽然在一个变动的时局,通用电气这艘巨舰至今仍未恢复上个世纪的辉煌,但伊梅尔特至少在任内,让公司安然驶过911、金融海啸两大让许多企业翻船的世界级灾难,且为通用电气扎下了今日进军物联网、再生能源与医疗生技等趋势产业的根基,展现出一位世界级商业领袖的能耐与格局。

离开通用电气后,伊梅尔特曾说,自己最想做的事,就是与年轻、成长中的科技公司一起工作。他更看好物联网趋势,认为这是影响未来工业制造的四大趋势之一,他说,当前的时代是:「如果昨晚睡觉时,你还是一家工业公司,那么,你今天醒来就会变成一家软件和资料分析公司」

这位带领通用电气华丽转身,重新回归工业核心的「神级CEO」,将来还会再创什么样的惊奇?全球正拭目以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