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打败微信的,会不会是“5G 消息”?
2020-05-19 15:52:28
  • 0
  • 0
  • 0

微信是中国人的“国民应用”,承载着我们大家的社交关系,我们在上面开展工作,与家人和朋友取得联系,用朋友圈、公众号、视频号等等消磨时间。

微信多年来带起了摇一摇、扫一扫、微信支付、小程序、小游戏等全新的腾讯旗下同类应用,而微信读书、王者荣耀等也毫无疑问,是借助微信的社交关系实现了裂变增长。在腾讯外部,京东、摩拜单车、拼多多等都先后享受过微信推广位带来的流量扶持。

这几年,业界从未停止过猜想“什么是下一个微信”?去年春节前后,多闪、聊天宝、马桶MT 等社交软件集体亮相;此后又有各种或匿名、或小众的社交产品出炉。然而它们没有一个真正对微信在社交上的统治地位构成威胁。

在即将到来的 5G 时代,中国移动宣布将推出 5G 消息服务,无需下载应用,一台新手机用默认的短信界面即可发送和接收文本、图片、音视频、地理位置等丰富消息;还可与商户的聊天机器人进行交互。

虽然当年微信就是打败了中移动飞信,成为手机聊天界“扛把子”的;不过毕竟时代也不同了,微信已不再年轻,也有很多人并不喜欢微信。这个新生的“5G 消息”会不会真的能打败微信,让 10 年后的我们使用的聊天工具来个大变样呢?

“5G 消息”的前世今生

2019 年 6 月,在上海举行的亚洲移动通信大会期间,中国移动发布了符合国际标准的 RCS (融合通信)商业富媒体消息。

据介绍,RCS 商业富媒体消息以原生短信为入口,支持图文、音视频、机器人互动等富媒体消息形式,用户在消息窗口内可实现搜索、交互、支付等一站式业务体验,具有覆盖终端多、消息送达率高、手机号码就是用户 ID、消息端口实名认证等优势。

2020 年 4 月 8 日,中国三大运营商联合发布《5G 消息白皮书》,意味着 5G 消息将避免重蹈飞信、易信等覆辙,在网间无限制地自由流动。5 月 11 日,中移动临时上架一款独立的 5G 消息 App,一天后又下架。该 App 是针对开发者的体验工具,用来开发以打字聊天方式跟商家互动的机器人(Chatbot)。

所谓“5G 消息”就是 RCS 消息的商标名,但 RCS 标准其实是兼容 4G 的,现有的 4G 手机可以通过升级操作系统的方式同样兼容收发“5G 消息”。

为什么 5G 消息可以兼容 4G 网络呢?原因很简单,RCS 协议是在 4G 标准出台时就已经同步指定的,但国内的运营商在 4G 时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才拖到了跟着 5G 商用一起推进。

RCS 与大家都很熟悉的 VoLTE 系出同门。VoLTE 简单说,就是把原本通过专有话音网络传输的语音通话,改为通过流量传输。那么 RCS 就是把短信、彩信以及更高级的信息形式,从原本专门的网络切换到通过流量传送。

RCS 协议是 2008 年由 GSMA(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正式启动的。世界各地的运营商在建设 4G 网络的时候,会同步规划好 RCS 和 VoLTE 两项重要的功能。然而,中国的三大运营商只是把涉及语音通话的 VoLTE 引入了 4G 服务,因为微信作为一款绕过运营商(即 OTT)的消息应用异军突起,推广 RCS 可能会很吃力。

在从 2G(GSM、CDMA)网络过渡到 4G(LTE)网络的过程中,一直贯穿的一个趋势就是:摒弃那些因为低带宽,而不得不专门为手机设立的技术标准,让手机使用的网络和电脑上网看齐,共用同一个网络。

早年手机上网用专门的 WAP 浏览器,页面在电脑上看是乱码。2007 年苹果推出 iPhone 手机,卖点就是完全像电脑浏览器一样来显示网站,可以用手指放大而不会错位。iPhone 和安卓手机推动了移动互联网和 PC 互联网合二为一。

在设计微信的时候,张小龙认为它应该发送的是一种微型的“电子邮件”,而不是“即时消息”,所以采用的并不是当时 QQ 等即时通信软件惯用的 UDP 协议,而是直接采用跟浏览器显示网页一样的 HTTP 协议。可以看到,大家的做法不约而同,都是将原本各自独立的网络标准统一起来。

那么,为什么说现在 2020 年 5G 的推广,让中国具备了推广 RCS 消息服务的条件呢?

“5G 消息”的推广条件已经成熟

在 4G 的时代,人们已经可以做到尽量少用运营商提供的通话和短信服务,而主要通过网络流量来完成通话、发消息。这也让人们觉得通话和发消息就应该是免费的,天经地义。到 5G 时代,可能更加明显。人们使用传统的话音、短消息服务的频率可能更低,就会让交话费纯粹 100% 的变成充流量。

RCS 就是一种利用网络流量来传递“手机短信”的服务。在 4G 刚刚开始商用的时候,移动互联网仍然存在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信息接收的成功率不高。

这是因为将数据包通过网络传送需要经过多个过程,不只是传统的话音和短信通过基站来发送那么简单。这些话音和短信是跟其他所有的数据,比如看网页、看电影、听音乐、下载等等共用一个数据通道。

当流量大量暴涨的时候,就有可能会出现信息接收不畅的情况。而且,就算是整体的网络没有问题,只是这一家软件或网站的服务器本身有了问题,也可能会导致这个软件本身宕机。

所以,其实当微信以所谓免费发消息的能力脱颖而出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微信的挑战者出现,比如小米的米聊;但是它们在消息收发的稳定性上做得都不够好,退出了竞争。

在人们使用短信拜年的那几年,经常会体验到网络拥塞,短信发不出去的问题,但是大家可以回忆一下使用微信给人拜年的过程,基本上就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这体现出腾讯背后的技术积累。

一个软件能同时服务100人,跟服务10亿人,所需要的网络技术积累是完全不同的,只有腾讯、阿里等少数厂商能做到。难怪它们分别承担着“央视频”和 12306 网站的运行保障任务。

4G 于 2013 年 2 月开始试商用,7 年后的今天,3G 终于被完全替代,正准备陆续退网。4G 的全面普及,终于让当今的手机具备了早前铺满一张办公桌的台式电脑的性能和网速,让在手机上使用电脑互联网成为现实。

5G 时代,手机网速更可能进一步比家里的宽带还要快。人手一部的手机已经让家中摆放的固定电话成为历史,5G 势必也会见证家里的光猫和路由器被直接联网的手机、电脑、电视等设备代替。人们也不必为找 WiFi 信号犯愁了。

与此同时,原本只属于少数厂家的云计算技术,正演变为一种公共服务。现在能够应付极端高峰流量的厂家越来越多,包括在春晚撒出 10 亿红包,但是网络却完全没有崩的百度和快手,以及今日头条、抖音等等,都具备这样的能力。

这就说明,现在厂商的技术和用户手上的设备都已经准备就绪,因此跟 4G 刚刚推出时相比,将所有的短消息都转移到通过网络流量来发送的条件已经成熟。

“5G 消息”推广的拦路虎

有件事现在显得很奇怪:在短消息服务引入中国的几十年来,特别是大家习惯用微信,导致短信基本沦为接收验证码专用的今天,每一条短信仍然是单独收费的。在漫游费都已经差不多取消了的时候,这条规矩就显得更加不合理。

那么在 5G 时代,如果将传统的短消息业务晋升为 RCS,加之面对微信等产品的竞争,短消息免费、无限量发送的时代,看来真的距离我们不远了。你不管对谁发短信,都像给 10086 发短信一样,可以发无数条。只有这样,它才能承载一些图片、视频以及像刚才说到的订票小程序等,成为一个各种手机通用,不需要安装就能够直接使用的工具,具备真正的市场潜力。

中国幅员辽阔,电信网络建设是一项大工程。但在一些版图较小的海外市场,RCS 早在 4G 时代就已经全面启用。截止 2020 年初,全球共有 80 多个通信运营商开通了 4G 网络当中的 RCS 服务。

今年 4 月底,谷歌也宣布在意大利、新加坡两个市场,将行货安卓手机中所带的默认消息应用“Google 消息”添加对 RCS 的支持。由通信行业设立的 RCS 标准,在海外市场获得了谷歌的重磅支持,意味着市场上一半以上的手机用户都可以在升级系统后,无需额外下载应用即开启“5G 消息”。

这同时也就意味着,RCS 不能被另外“半壁江山”——苹果手机默认支持。

从 2011 年开始引入的 iMessage 服务采用跟 RCS 一样的原理,却不能跟 RCS 兼容互通。iMessage 只能在安装 iOS、macOS 的苹果设备之间通用,安卓用户是不能使用的。更不用说,第三方应用如果要支持 RCS,还随时可能因为违反应用商店规范被苹果下架。苹果的态度让它成为了“5G 短信”推广路上的最大拦路虎。

当年,飞信做不起来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移动低估了消息免费可能对于市场的冲击,也可能是因为当时短信的成本因素,导致他们没有及时的向其他两个运营商电信和联通的手机开放同样的飞信服务,才导致了微信的“趁虚而入”。

在苹果的高压要求下,就算是微信也不得不同意对公众号文章打赏、深色模式等做出妥协。现在“5G 消息”如果无法被苹果用户支持,它的推广无疑会受到重大的打击。

但是在中国,情况又有区别。在 3G 时代,苹果手机必须同时支持 WIFI 标准,和中国国内设置的 WAPI 标准;一些新款 iPhone 在中国发布的版本,都是内置的 SIM 卡槽,因为中国暂时没有 eSIM;特别是国行 iPhone 和 iPad 缺乏 FaceTime 音频功能,它跟运营商的 VoLTE 高度重合。

中国的三大运营商(5G 时代,中国广电取得了牌照,可能成为第四大)是国有企业。中国如果希望推进一些产业标准,可能会使用行政手段来强制推动。

“5G 消息”未来的畅想

实际上,RCS 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想象空间,还在于它通过聊天的方式,跟机器人以及应用交互的场面。这是从“发送短信 xx 到 10086”的选单时代延续下来的传统;因为有了 AI 的助力,机器人现在可以回复多轮对话,了解提问的具体含义,让人们就像询问智能音箱一样跟短信机器人交互。

正因为智能音箱的机器人和 RCS 的机器人可以共用同一套交互话术,所以开发者快速移植应用,并不是像开发微信小程序那种图形界面一样,而是在短信和智能音箱之间相互移植。

这样的对话式交互还可以延伸到汽车、手表上面。比如说,手表的表面很小,传统意义上指指点点的操作显然很不舒服;但要显示几行字可就绰绰有余。文字+语音的交互是非常适合智能手表的交互方式。

“5G 消息”是否会对微信现在的行业主导地位构成挑战,要看它未来是否吸引了足够多的开发者,以及能成功转移人们的社交关系,改变使用习惯。但无论如何,这个新生力量的加入,应该会获得运营商和手机厂商同步的大力支持。

手机厂商自己想要通过做“快应用”等等,来避免微信小程序挤占他们应用市场的空间,但是到目前为止收效不大。微信小程序让很多原本通过手机应用市场安装的应用,改为在微信生态内流通;更要命的是绑上了微信支付,让手机厂商各自做的支付、账号等配套服务少人问津。

运营商“5G 消息”的聊天机器人要想达成交易,必须广泛引入多元的支付方式,手机厂商能从中找到获利空间。而只要有足够多的开发者能跳过微信小程序、支付宝小程序等生态,直接跟手机厂商和运营商接触做开发,那么现有格局完全有可能发生变化。

这样一想,5G 时代的未来生活是否就变得更有趣,更令人期待了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