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10年,阿里最大的敌人向死而生20年
2018-11-09 23:07:20
  • 0
  • 0
  • 0

双十一剁手节,一片喧嚣之中,腾讯迎来了自己的司庆日,20年,20岁,从见证到主导互联网20年大变迁,表面风光的背后,却是这20年来少为人知的心酸,甚至多次走在死亡边缘。

转眼20年,腾讯早已由当年那个因为“山寨”、“抄袭”,人人喊打的企鹅,变成了融入在每个国民生活中,难以离开的互联网综合服务商。不论是社交还是内容、娱乐、工具,每个人的手机里或多或少有腾讯产品的存在。

20岁这年,腾讯没有立足于现有的富饶土壤,而是开启了自己发展历程中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从躺着赚钱的“消费互联网”转型到又苦又累的“产业互联网”。

腾讯为何要冒这种风险?或许需要翻开20年成长史,仔细查阅原因。

生存期:QQ存活绝不是靠运气

直到今天,很多人在茶余饭后谈到腾讯,第一印象还是一家靠游戏撑起半边天的游戏公司,靠微信迎来第二春的社交公司,虽然品牌形象依然模糊,但腾讯产品“好用”、游戏让人“欲罢不能”,已深刻烙印在人们心中。

根据极光大数据最新报告,尽管商业化受阻,但《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游戏渗透率逆势上升至13%,既王者荣耀后腾讯再创一款全民游戏。

这种对腾讯产品能力的标签化认知,最早需要追溯到QQ时代。

腾讯的起家,的确足够“山寨”。1998年8月,马化腾在网上“闲逛”时发现,广州电信想买一款类似ICQ的工具,经过激烈内部讨论,马化腾与张志东闭门数日写了一份竞标书,由此QQ雏形正式出现。 

当时的腾讯,只是一家想要活下来的创业团队,而QQ也不过是“养大了就要卖出去的赚钱工具”。 面对互联网从无到有的即时通讯红利期,以从OICQ到QQ的进化,腾讯跌跌撞撞地开启了社交产品的尝试。

QQ刚开始时并不好做,网络上流传最广的一个段子是马化腾扮女孩陪用户聊天,在“女装大佬”段子背后,极少人关注到因缺乏用户,需要创始人亲自下场“拉新”的窘迫局面。

作为这段历史的见证人,知乎用户莫阳回忆道,记得OICQ刚上来的时候,注册了一个号,当时线上就马化腾一个人。看到有人上来了,他就立马搭讪,但是对方没有冒充妹子,只是问这个东西怎么样。

“当时感觉对面是个挺呆的技术工程师”莫阳这么评价到。

大多数人会认为,腾讯的成功不过是抓住了互联网社交红利。但鲜有人会关注,腾讯从一开始就在进行本土化创新。而这种创新,是被用户“逼”出来的。

在第一次技术讨论会上,马化腾就提出“我们的用户会在哪里上网”,当时中国电脑还不流行,人们在单位或者网吧上网,只要换一台电脑上线,以前的消息就消失了。这也是聊天室死掉的根本原因。

而QQ则在初始,就把用户内容和朋友列表搬到了服务器。“这个技术难度不大,关键是我们把它当成最重要的事情来看待。”张志东回忆称。

第二个创举,是减少软件体积。彼时普遍上网带宽是14K最多也不过20多K,一般 3MB-5MB的聊天软件下载要几十分钟。而QQ最初版本只有220KB,用户下载只需要5分钟,这让QQ在众多聊天软件中存活下来。

在技术界,QQ一度被称为“天才产品”,最厉害的一点在于其系统架构在用户发展至亿级时依然能够支撑。但唯有张志东清楚其中艰辛,所谓“天才”,不过是早期程序猿们不断重写和优化的结果。

“为了不让用户失望,逼得团队不断克服瓶颈,说到底,都是逼出来的结果。”

那时候,腾讯在潜移默化中为后续的成功埋下一颗关键种子:把用户体验放到第一位。

这也是后续不论是面对网易和MSN联手围剿,还是被中国移动“驱逐”,QQ始终能从夹缝中寻找出一条生路的原因。 

“别人都认为你死定了,只是什么时候死而已。最后还是挺住了,我们的产品做的比国外的产品更适合中国人使用。”马化腾后来回忆道,能赢得MSN之战主要在于QQ结合中国的网络环境和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做了很多优化。

实际上,QQ战胜MSN这场硬仗,恰恰反映了腾讯关键基因之一:不一定有前发优势,但确实最懂中国用户,正如百度更懂中文,但腾讯更懂用户。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后来百度、阿里、网易也做了自己的IM,但仍然难撼腾讯。

壮大期:流量双面箭 

2005-2006年,刚凭借上市稍有喘息的腾讯又陷入困顿。这次不是粮草不足,而是外患太多,新浪等几大门户网站、中国移动等电信运营商,不谋而合纷纷推出即时通信工具。

其中,飞信甚至凭借中国移动的用户基数一直坚持了若干年,是除了MSN之外,腾讯甩不开的“尾巴”。而当时,腾讯开始什么都做,甚至要做虚拟电信运营商,但后来因为行政命令泡汤。

但如果不是什么都做,我们很难想到腾讯会从单纯的社交软件,变成了一个涵盖游戏、新闻、内容的社交平台。而且,这种“什么都做”也让腾讯第一次认识到了流量的重要性,及流量能带来的巨大能量。

被中国移动“驱逐”时,马化腾就意识到“入口”在信息时代不可挑战的地位:谁拥有了入口,谁就拥有了话语权和资源配置权。马化腾后来对拥有入口级产品的企业十分警惕,教训就源于此。

也正因此,腾讯开始创造自己的“入口”,推出超级QQ和手机QQ,并开始了一站式服务。那时,QQ游戏大厅、手机腾讯网、手机浏览器及手机管家逐步推出,形成了移动端矩阵。同时,QQ秀、游戏、新闻内容陆续开始出现在QQ平台上,一个什么都做的巨大流量平台雏形乍现。

流量成为这一时期让腾讯快速成长的宝藏,也成为下一时期让腾讯面临巨大麻烦的“潘多拉盒子”。

开放期:致敬360

“马化腾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是当时很多人在问的问题。

腾讯为了防御和树城墙所涉足的一个个新业务,让外界对腾讯产生了诸多不友好的评价。“中文之星”的开发者、新浪网创始人王志东第一个公开说马化腾是“抄袭大王”,是明目张胆地、公开地抄袭。

马云认为腾讯的拍拍网是抄淘宝网,“现在腾讯拍拍网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创新,所有的东西都是抄来的”;

网易丁磊也公开指责“马化腾什么都要抄”……

这些评价虽然过于偏激,但腾讯当时的产品开发模式也的确存在硬伤,譬如,腾讯小游戏平台3366.com与另一家小游戏平台4399.com“几无二致”,QQ Live等等也纷纷可以找到其所“克隆”的竞品,如此出招,让几年后《计算机世界》杂志发表的一篇盘点式的文章《“狗日的”腾讯》,引发强烈争议。

盘子做大了,蛋糕应该是独食还是分吃,这是腾讯自2010年开始出现的新烦恼。特别是和奇虎360的一场相互死磕,双方你来我往的打了近四年。尽管腾讯是法律上赢的一方,但是事件带来的影响却远大于法律审判,腾讯因为该事件陷入舆论中心,很长时间难以“脱身”。

封闭还是开放?2011年,腾讯为此找来了72位互联网界的观察者,连续开了10场“诊断腾讯”的闭门会议,讨论的主题正是“垄断与开放”、“山寨与创新”。

也正是这一年,马化腾终于想通,流量不仅可以聚集能量为我所用,还能输送能量助力其他。

2011年6月15日,腾讯召开了第一次开放大会,邀请了1000多个合伙伙伴。马化腾提出,要打造一个规模最大、最成功的开放平台,扶持所有合作伙伴再造一个腾讯。

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任宇昕曾说过,5年前,腾讯对开放的理解其实比较简单:把腾讯平台的流量能够开放出来,分享给腾讯生态里的开发者和创业者,就做到了腾讯开放。但在做到第一步的流量开放之后,腾讯开放平台接着做了第二件事情,开放自己的技术能力,然后有了腾讯云、 QQ公共平台、微信公众平台等产品。

今年是开放大会的第8年,腾讯终于不再是3Q大战前后的那个“封闭帝国”。一组公开数字显示:腾讯云服务了超过2千家重点企业,362个城市的市民;150万家公司通过企业微信处理了超过10亿份文件;2千万行业伙伴获取了数百亿的分成。

另一方面,腾讯依靠投资和小股权持股,在创投圈树立 “温和”的新口碑。不论是昔日阿里座上客的王兴,还是搜狐系的王小川,都成为腾讯盟友。

“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腾讯不管是创始人的个性、整个团队的气质、还是业务战略更好和别人结盟。”王兴在采访中指出,他认为腾讯是他的朋友。

通过开放战略,腾讯终于摆脱了什么都做的“全民公敌”标签,而开始思考用流量做更重要的事情。可以观察到的是,那些纳入微信“九宫格”的合作伙伴,无一例外都获得了飞跃式用户增长。

如果说腾讯的前15年是将自己做成大树进而去用一己之力打造森林生态,那么,如今的腾讯则更加包容,通过流量开放滋养了一片森林生态。

转型期:产业与互联网的大融合

“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技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就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前几日,马化腾半夜在知乎现身,以这一提问开启了一场关于互联网未来十年发展的大讨论。

而此前以组织架构调整进行的自我“开刀”、主动革新,则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马化腾表示,互联网的上半场腾讯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下半场腾讯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出乎业界意料的是,腾讯这次C to B转型似乎并不准备打通数据中台,反而加强了用户个人隐私的保护。

普华永道预计,到2025年,T to B to C模式将给科技企业带来的整体市值将高达40至50万亿元人民币。

那么,腾讯如何助推产业互联网升级?以家乐福为例,通过腾讯小程序“中台”处理工具,实现了线上各平台的打通和线上线下的一体化。用户不需要经过收银台,直接微信扫码就可以支付离场。这是微信支付联合腾讯优图推出的整合了人脸识别、会员认证、免密支付等核心技术的解决方案赋能的结果。

再以中国银行为例,腾讯则可以实现在交易过程中,在极短的时间内实现银行端后台交易数据分析,并判断出当笔交易风险。这其中关键就在于腾讯云具有多维度的用户社交数据分析能力。

腾讯为什么要做这些?基因使然。腾讯的基因不是社交、不是游戏,而是“人”,其所拥有的近10亿的用户,是腾讯的最大财富。而面对如此量级的用户,腾讯有更大的社会责任去创造更大的价值,同时更要审慎地平衡商业价值和平台责任。有所为,有所不为。

翻开历史可以发现,腾讯在每个阶段的成长,都不是一帆风顺,甚至每个阶段都是向死而生,挑战巨大。而20年后看腾讯,其一方面通过挫折打磨出了更加正确的路,一方面则庆幸有每个阶段的敌人。

以3Q大战为例,一度被360打得十分狼狈的腾讯,终于想通自断双臂祭出开放战略。而现在来看,开放战略不仅对腾讯,更对整个互联网格局都有巨大影响。2013-2014年,BAT三大巨头纷纷通过并购重组,打破业务边界,开拓更宽广的护城河。

20年,从牙牙学语到“成年”,腾讯之路也是互联网之路,是产业发展之路。如今的腾讯,不是社交公司、不是游戏公司,而是随着日趋开放和融合朝着更大的格局、更远的抱负再出发。

20年后的今天,腾讯以更大尺度的嬗变重新出发。那么,我们将在下一个20年遇到怎样的腾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